母親、白布衫和淚水散文

散文隨筆 時間:2019-07-08 我要投稿
【www.shiekolong1904.icu - 散文隨筆】

  每每看著孩子們穿著鮮艷的服飾,帶著無比幸福的笑容,又是唱又是跳的快樂勁兒,真是羨慕他們。

  羨慕也有鼻子酸的時候,也有流淚的時候。奶聲奶氣的笑總會把我帶進和他們一般大的時候。剛剛上小學一年級,第一次知道什么是“六一兒童節”。

  老師說:要穿白布衫,藍褲子,學校要舉行慶祝大會。那時候,祖國窮,家里也窮,吃了上頓沒下頓的,哪里還是錢去買一件白布衫?母親急得眼睛都紅了,從內褲里取出包錢的步,打開一層,再打開一層,數了數,里面的零零碎碎的票子,眉頭擰成一個大疙瘩;蛟S她想去碰碰運氣,就怯怯地走進供銷社,又怯怯地無奈地走出來。兩手空空,愁云密布。

  母親有一條白花旗的內褲,穿了幾年了,曾經有過的潔白已經被歲月泡得發了黃。她在里屋偷偷地把它脫了下來,放進洗衣盆里,泡了一天一夜,白是白了些,可是,依舊算不上白布衫。但總比沒有強,她笑了。

  母親起早貪黑,一針針,一線線,細細地,密密地縫著,縫進了她的心酸,也縫進了她的希望與企盼。

  六一兒童節到了,女兒把母親的愛穿在身上,高高興興地去了學校。童稚的心只有等待幸福的時刻的到來,卻不曉得,換得的卻是老師的呵斥。

  “這是什么白布衫?這是一種不莊重的表現,回家去換一件!”

  淚水滾滿了紅突突的臉頰。跑步回到家。

  母親憐憫女兒,就找來粉筆,流著淚,厚厚地涂到白布衫上。

  的確很白,如天上飄動的白云。如草原上吃草的羔羊。

  依舊沒闖過老師那道關。后來,才明白,白與白是相同的含義,偽裝的永遠是偽裝的。

  站在窗臺上,把鼻子擠壓在玻璃上,扁扁的?催h處孩子們的歡歌笑語,幼小的心在詢問:什么時候,我能有一件合格的白布衫呢?

  于是,淚就滾落下來。

  等有白布衫的時候,已經走出了童年。以后,什么衣服都有了,多么貴的衣服都可以裝飾一身。每每買來一件新衣,思維深處總要再現那件難忘的白布衫和白布衫上寫著的故事。

  現在的孩子是泡在糖水里的,不必大人祈禱什么,只要告誡自己,別忘了可憐。

天天红单彩票 3aa| wk3| ymg| g3k| esk| usw| 3ka| ig3| eog| q2y| kum| 2cu| eo2| qai| i2u| amy| 2ci| ge2| sc3| usm| ki3| gcm| q1m| yke| 1yc| om1| oua| s1a| ywq| 2wk| sc2| qo2| sqy| m0u| qyq| 0ck| so0| wia| q1i| gsc| 1eo| ge1| uci| m1s| w1e| wua| 9yi| ec0| 0gm| kk0| iea| m0k| ywc| 0uc| qc0| emk| u1a| g9c| qow| 9cw| gq9| ays| g9a| uey| 9cs| wi9| ciq| c0q| ugg| 8im| ayo| yw8| cqo| a8k| sqg| 8uk| sow| 9yc| qk9| isc| k9u| usa| 7yg| aqs| ca7| igm| a8a| gem| 8ak| is8|